客服帮助 |我要推广 Apple iosAndroid手机网 移动中金 注册 忘记密码? 登录 我的中金:

06月16日基金网特邀凯石金融桑柳玉老师做客中金在线路演中心与网友进行交流,欢迎各位网友登录http://roadshow.cnfol.com/show/19437踊跃参与。

郭树强离开老大华夏落草天弘三年上位新一哥
手机免费访问 www.cnfol.com  2014年04月13日 17:49 投资时报 邓妍
  自2011年告别雄踞多年第一的华夏基金,落草于状况不佳的小基金公司天弘,苦熬两年借余额宝咸鱼翻身,不到一年即超越华夏成为公募基金新一哥,郭树强过去三年的际遇就像电影《教父》里的情节一般跌宕起伏

  文|《投资时报》记者 邓妍

  年届三四十岁的中国男性,鲜有未看过《教父》者。这部被誉为男人圣经的美国电影,不仅得益于主演阿尔·帕西诺的风流倜傥、魅力十足,还因其台词经典而倍添隽永。

  典型如,“永远不要恨你的敌人,因为这会影响你的判断力”、“让朋友低估你的优点,让敌人高估你的缺点”、“跟朋友要亲密,跟敌人要更亲密”。当然,这从来不易做到。

  这些对白隐射的刀光剑影,如影随形亦浮现于当下中国互联网金融领域里传统金融大鳄与新派金融体的明争与暗战中。枪,不知何时掏出;枪口,究竟对准哪位;枪手的背后,扣动扳机的指令有时只需一个眼神的余光。没有人有安全感,哪怕任何一个名动江湖的大佬。朋友和敌人的定义变得前所未有的模糊和诡秘。这,就是郭树强身处的时代。

  已过四十不惑的天弘基金总经理郭树强想必于“五道口”求学时期就看过《教父》,但在2013年6月之前,在余额宝这款目前几乎家喻户晓的互联网金融产品问世之前,他一定未曾料及自己的职业生涯竟也会那般跌宕起伏,以至妨同在看别人做一场火拼大戏。

  套用一句郭树强公募基金同仁向《投资时报》记者所做之简评:“离开老大、干掉老大、自己做老大。”寥寥13字,恰恰描述了郭自2011年告别雄踞多年行业第一的华夏基金公司,落草于状况不佳的小公司天弘,苦熬两年借余额宝咸鱼翻身,不到一年资产管理规模即超越华夏成为公募基金新一哥的历程。

  但正可谓“树欲静而风不止”,在近日接受《投资时报》记者专访时,自诩平日低调只偶尔显露机锋的郭树强亦坦陈,即便闭门,仍无法阻挡来自银行、基金业界等对余额宝、对互联网金融的大讨论,甚或口诛笔伐。

  且这场大论战在4月8日被视为出现一个新信号。

  当日,央行行长周小川赴央行杭州中心支行调研,调研主题涉及普惠金融、互联网金融、民营银行等大热领域。在金融界看来,这些方向均指向总部设于杭州的一家企业—余额宝背后的阿里。然而,周小川至杭州却不去阿里所释放的政治信号,耐人揣测。就像过去半年内其不发一言一样。

  如何应对变化背后的玄机,或许,对郭树强这位新一哥而言,挑战远未结束,腥风随时飘至。

  从离开老大到干掉老大

  毕业于中国人民银行总行金融研究所研究生部(俗称“五道口”)的郭树强,1998年华夏基金公司刚创建时,即已加入。

  查询Wind资讯数据,迄今多达162条关于华夏基金旗下基金经理变更的统计中,并不易找到郭树强的身影。惟见2002年1月7日至2008年1月23日期间,郭一度出任基金兴和的基金经理。

  个人简历显示,郭树强于华夏可谓从基层做起,点滴积功了13年的代表。郭历任交易员、研究总监、机构投资总监、基金兴和的基金经理助理、交易主管和基金评估小组组长、基金兴华的基金经理(2004.02—2005.04)、基金兴和基金经理。此外,郭树强的title(职务)还包括投资决策委员会委员、机构投资决策委员会主任、公司管委会委员和公司总经理助理。

  2011年5月郭树强离开华夏基金,同年8月31日起出任天弘基金总经理。没有太多人知晓其挂冠的真实理由,不过有猜测云,范勇宏的强势及一干华夏副总级猛将的光环,或令其产生大池中小鱼的倦怠,别投未尝不是一种反复度量后的勇气之选。

  因有基金经理的从业经历,郭树强与人聊天时,爱强调自己出身投研。

  “出身投研”,对出自华夏基金的人而言,无疑顶着一道炫目的追光。鼎盛时期的华夏,正是由王亚伟、石波、江晖、孙建冬等一大群投研骨干构成脊梁。这批人,共同托起华夏基金自2007年牛市登上巅峰,迈上1000亿规模大关,并牢牢固守行业龙头显位经年。

  如今,鎏金牌匾大幅褪色,上述明星基金经理几乎全部弃走江湖,撑起独属于自己的私募一片天。而华夏基金现有的39名基金经理,平均年限仅3年,这对一家有16年历史的老基金公司而言,多少有些讽刺和无奈。

  郭树强与他的同门袍泽们选择的路径差异极大。他没有奔赴私募,反而选了一家创建于2004年却数年不见长大、甚至当时还看不到任何前景的小公司落户。在其接手的2011年,至年末天弘资产规模仅74亿元。而公募基金业,恰是一个以规模大小论资排辈的江湖。

  这多少有些让人难解。做不好,事业英名可能就此砸在手里。

  尽管有媒体亦称郭树强此举是华丽转身,因其从华夏总助一职扶正为一家公司总经理,但从2011年到2012年的数据变化看,天弘资产规模虽上扬至120亿元,这般尚可的成绩依然无助郭树强成就霸业。

  直至2013年6月,余额宝横空出世,旧秩序从此宣告打破。

  首次回应四大争论

  2013年6月13日,余额宝正式上线,因其背后只单一对接天弘增利宝货币基金,让郭树强和他的团队—增利宝的直接管理者,自此不断被曝光于公众面前。一份在渠道圈流传的基金公司最新规模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天弘已以5500多亿元取代华夏,排名公募第一。

  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不到一年时间,互联网“宝宝们”掀起的全民理财、舆论互战的热浪丝毫不逊于女粉们对都教授的衷情。但在诸多争论层出不穷、不断升级时,郭树强、天弘一直未涉足。

  4月上旬,在接受《投资时报》记者专访时,郭树强首次开口。

  在他看来,余额宝作为一款金融产品,运作过程中对利率的决定并无实质性影响,“因利率的决定短期来讲是由资金供求决定,而余额宝在总量上没有影响总量供应。”

  他举例称,余额宝春节后规模增长较大,市场利率却从节前7%下降到现在的4%,如果说余额宝抬高市场利率,就应是规模越大、利率越高,而事实并非如此,“所以,余额宝和利率高低没有直接关系,余额宝只是市场利率的接受者。”这亦是郭本人对那篇引发广泛争议的钮文新文章的首度回应。

  对于舆论议及互联网金融缺乏监管,余额宝以钻取漏洞先出位搏上位的观点,郭树强表示并不认同。

  “应该说货币基金的投资运作、销售行为等方方面面,都受到严格监管。它不仅接受证监会监管,且有独立托管银行看着。基本的托管制度,保证了资金不能随便乱用。关于基金的法律有16部,无论是托管制度、收益计算、信披披露都有严格规定,如果说缺乏监管,或监管不规范,那实在是和现实状况反差太大。”

  对于四大行对支付宝快捷支付转账限额的新政,郭树强坦言,能够理解。但他也表示,若是基于安全考虑,容易解决。“不能因噎废食。既然是由于安全问题,双方就应投入力量,通过技术的进步来解决安全问题,然后通过这些工作,让客户能更便捷的实现自己的目标。”

  就余额宝而言,当下承压的另一症结还包括对其应缴存款准备金的呼声风起云涌。

  郭树强反问,收取准备金的目的是什么?美国的银行收多少?美国的货币基金收不收?国际情况怎样?“研究这个问题,金融知识要大量的丰富。”

  据郭本人的研究显示,目前美国商业银行收准备金属于阶梯式,且收取水平非常低,低的银行只收1%左右;货币基金在美国并不收取准备金,因其和存款是完全不同的类别。

  此外,郭特别强调,收不收准备金是第一个问题,第二个则是对谁收?

  “在市场经济中,不能专门只对个别产品运用政策,如果说收的话,理论上第一个层面所有货币基金都应收;第二个层面是是否也要针对所有理财产品收,那些替代储蓄型的产品,是否应纳入?第三个层面,是不是所有同业存款都要收取?如果简单的把货币基金比照存款来收取准备金的话,基本理论有待探讨。”

  常言说,真理越辩越明。但面对辩论,郭树强心里或许并不好受。供职华夏基金期间,郭树强负责的机构业务主要客户正是当下向余额宝发起攻击最为猛烈的银行,曾经的银行圈、保险圈好友,如今却可能背道而驰拔刀相向,他会有怎样的心里落差?

  郭树强向《投资时报》坦陈,现在的工作目标和任务确实与以往完全不一样,有很大区别。“至于观点不同,那就大伙儿辩论和互相交流,在辩论交流过程中,大家的知识水平都跃升到新的高度了。”

  如何再突围?能否突围?

  从郭树强的感受看,余额宝已经度过了最快的增长时期,进入了平稳发展阶段。入此阶段,企业发展战略自需不同。

  这对一直给自己打着“在公司只负责战略发展”标签的郭树强而言,无疑有更为艰巨的挑战。《投资时报》早于今年1月即已获悉,天弘已将如何深入开发余额宝现有8000万客户作为头等大事。而这个群体已相等于整个德国的人口数量。

  显然,4月3日,同属于阿里旗下的招财宝理财平台的推出,就是帮助余额宝深入开发客户的一步突围之棋。

  《投资时报》了解到,与天弘达成战略合作关系的招财宝理财平台,主要面向银行、保险、基金等各类金融机构开放,金融机构可通过招财宝直接发布各类符合法律规定的投资品种与理财产品,用户则可通过招财宝进行直接投资理财交易。

  与余额宝可随时申购赎回不同的是,这一平台主要定位于具备一定期限、收益率和风险均比货币基金略高的产品。4月10日,新华基金公司取得首个和招财宝平台合作的机会,正式发行新华阿里一号保本基金。

  相关人士向记者透露,在此平台上,通过对余额宝用户的“二次开发”,可实现余额宝用户的导流,增加除活期理财以外的定期投资方式,吸引有购买固定期限理财产品的用户进入。

  但相关平台的开发和运营人员或许忘记了,不到半年前,淘宝基金店也曾打着“互联网开放”的旗帜邀请基金公司进场开店,一度,基金公司争相开淘宝店堪称一道靓丽的风景。

  仅仅几个月后,《投资时报》独家获悉,由于淘宝平台单方面强势将各家基金公司持有人赎回的资金直接划转到余额宝里,导致目前各基金公司几乎都已放弃淘宝店的运营。原因很简单,运营得再好,也是给余额宝打工。这让习惯于“我的地盘我做主”的老明星们心中不爽。再说背后那位马云老板的运数,还着实难料。

  招财宝的互联开放,能否与支付宝不同?能否真正秉承互联网精神?

  除此之外,记者了解到,郭树强并未放弃目前天弘荏弱的权益类投资,这亦是他构建的另一条突围路径。他向记者透露,无论是权益类还是固定收益类投资,天弘都在花大力气发展,且发展理念和思路跟传统方式会有很大不同。

  “就投研团队来讲,我们2014年的重点除人才建设、流程优化外,还在着力发展基于大数据的一个合作。”郭树强向记者强调,这将是史无前例的新型投研体系。“以前基金公司的投研,多数是靠基金经理、研究员的才华、经验、能力,艺术成份会更多一些。而我们的模式期望是基于数据、基于事实、基于量化,科学的成份更高一些。这也来源于目前我们得天独厚的大数据基础,我想,这就是我们要走的路吧。这条路建成之后,投资业绩会更可持续。”

  采访过程中,不得不佩服郭树强对尖锐提问的记忆封存。去年6月,记者曾向他抛出“幼小的天弘如何与大基金公司竞争固定收益投资能力”一问,郭树强至今记得,且在此次专访中主动提及并再次回应。只是,今日之天弘再不能以幼小判断之,但是今后,面对速成剂催长的巨人,类似的尖锐问题只会更多。

  4月8日,就在外界普遍揣测央行行长周小川赴杭州调研却不去阿里究竟有何种政治涵义时,远在海南的博鳌论坛上,民生银行董事长董文标放出狠话,认为马云“没本事革银行的命”,只是在炒作,余额宝由此再度成为众所围攻的对象。

  《教父》里,还有一句经典台词,“金融就是手枪,政治就是知道何时扣动扳机”。互联网金融之战,子弹或许才刚上膛,扳机扣动时机远未到来。

  新一哥,祝好运!(完)
  基金网声明:基金网转载上述内容,不表明证实其描述,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收藏到 博采 百度】【推荐】【打印】【 】【关闭
我来说两句
---------------------------------------------------------------------------------------------
本站所有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法律声明,风险自负
《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闽 B2-20050010 号
《电子公告服务许可证》编号:闽通信互联网 [2008]1 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1310422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编号:(闽)字第091号
证券资讯提供:福建天信投资咨询顾问有限公司 [证书:ZX0151]
Copyright © 2003-2018 福建中金在线网络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