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帮助 |我要推广 Apple iosAndroid手机网 移动中金 注册 忘记密码? 登录 我的中金:

06月16日基金网特邀凯石金融桑柳玉老师做客中金在线路演中心与网友进行交流,欢迎各位网友登录http://roadshow.cnfol.com/show/19437踊跃参与。

基金经理长跑明星:做恒星不做流星的陈勤
手机免费访问 www.cnfol.com  2014年04月01日 14:52 《陆家嘴》 宁鹏
  在陈勤看来,投资机会可能存在于价格与价值之间的差异、基本面改善、市场预期改变所提升的投资价值等方面。

  本刊记者 宁鹏

  中国当前是否存在适合价值投资生存的土壤?

  陈勤用自己的实践回应:A股市场有着“相对价值投资”的土壤。

  价值投资中国化

  提到价值投资,业界似乎言必称巴菲特。

  然而,中国资本市场作为新兴市场,与海外成熟市场的情况存在一些差异。其中最大的差异是海外成熟市场基本由机构投资者主导,而国内A股市场目前依旧是一个以散户为主的市场。

  投资者结构的差异导致了投资者行为的差异,陈勤注意到A股市场上的价值投资者是凤毛麟角,更多的是急功近利的趋势投资者。因此,“我们处于一个非有效的市场,会造成价格与价值的错配。”

  基于中国资本市场的独特性,陈勤认为中国资本市场的多数阶段不适合“深度价值投资”。在他看来,“巴菲特、格雷厄姆会用非常苛刻的定量指标来筛选公司,他们可以被称为深度价值投资者。他们会使用DCF等估值方法去计算公司的内在价值,通过比较内在价值和股票价格来鉴别其投资价值。深度价值投资者往往需要25%或者30%的安全边际才会去投资。”

  陈勤认为,从中国资本市场的历史来看,只有2005年与2008年的大跌之后才存在“深度投资者”偏爱的投资机会。因此,深度价值投资虽然有其优势,但所适应的市场环境相对有限。

  陈勤自认不是“深度价值投资者”。他告诉《陆家嘴》记者,自己只是“以深度价值的方法来计算安全边际”。具体的做法是,以估值作为衡量投资机会或买入卖出的非常重要的客观参考指标,同时还需综合考虑大的宏观背景如经济周期、市场系统性风险等因素,避免估值陷阱。

  而他的投资风格与理念,更多借鉴了约翰·涅夫的投资经验。约翰·聂夫是与彼得林奇齐名的传奇基金经理,执掌温莎基金31年,22次跑赢标准普尔500指数,投资增长55倍,在31年里,每年超过标准普尔500指数3%。

  与约翰·聂夫类似,陈勤强调多角度捕捉投资机会。陈勤这样总结自己的投资风格:“淡化大类资产配置,重视个股和行业的选择。不是做成长投资,也非主题投资。我做的是相对价值与价值成长投资。”

  陈勤表示,相对价值投资是海外资本市场比较成熟的理念。之所以选择这种理念,主要基于自己风险厌恶型的个性。

  相对价值投资者信奉“市场中短期无效、长期有效”。

  “上市公司最终的价值长期来看一定会被市场认可和发现”,因此主张不放过短期、中期与长期的任何机会。相对价值投资策略利用市场中短期的无效性,以前瞻性视角精选投资标的,在市场价格最终反映投资价值的过程中取得收益。

  相对价值投资者相信,“估值是买卖的重要标准”。陈勤表示,当估值失去吸引力,或者在投资过程中找寻到更优质的标的,会在该时点卖出以兑现收益。

  在陈勤看来,投资机会可能存在于价格与价值之间的差异、基本面改善、市场预期改变所提升的投资价值等方面,因此相对价值投资适用范围广泛,在各种市场、各种行业都能挖掘出价值型投资机会。

  “相对价值投资”需要基金经理跳出条条框框的限制,对于趋势有较好的预判能力。在投资过程中,“适度降低相对估值偏高并前期超配较多的行业占比,或短期缺乏催化剂的板块,结合宏观及市场因素,从中长期角度择机增加被低估的行业。坚持把精选个股和优化行业配置作为超额收益的主要来源。”

  陈勤注重观察海外市场,借鉴海外的产业发展趋势。他表示,“尤其在新兴产业,映射效应很明显”。除此以外,研究海外某些行业走向衰落的过程,对于调整估值体系以控制风险,亦大有裨益。

  对于个股的选择,陈勤不仅会考察上市公司每股收益(EPS)、盈利、资产负债表、现金表以及风险收益比等硬性指标,亦会用关注上市公司公告以及上门调研的方式,关注上市公司管理层变化、股权变更、大股东与流通股股东利益是否一致等软性指标,来判断上市公司的投资价值。

  业绩密码

  因为理念传递和执行得到位,嘉实服务增值成为了颇受机构投资者青睐的明星基金。

  对于嘉实服务增值优异的长期业绩表现,陈勤认为,首要的原因在于自己多年来对于相对价值投资理念的坚守。

  作为一个相对价值投资者,陈勤在基金管理的实践中淡化大类资产配置,注重行业与个股的选择。在他看来,需要对行业和公司基本面深度发掘,只有深度发掘才能更好地理解投资标的的价值所在,才能更好地把握投资机会,尽量减少为配置而配置的操作。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价值成长投资与成长投资都重视高成长性个股的挖掘,但陈勤强调二者存在根本区别,即价值成长投资对于估值的重视。

  与成长投资可能会去追逐所谓的“Ten Bagger”(即几年内十倍增长的公司)不同,价值成长投资更强调安全边际,在价值成长投资过程中,当陈勤发现估值更有吸引力的投资标的,会对之前的组合做一个替换。价值成长投资并没有因为卖出的动作而结束,当“发现估值再次拥有吸引力”时,会再次介入。

  相对价值投资者相信长周期是由无数的短、中周期组成的,如果能在短、中期较好地捕捉到较多的投资机会,那么将周期拉长,累计起来的效益也会较好,从而积小胜为大胜。对于相对价值投资者来说,只要存在价值回归的机会,都是投资的对象。

  在陈勤看来,相对价值投资注重市场趋势的作用,“包括价格和价值之间出现的低估,或者由于市场的恐慌、信息不对称引起的投资机会,也包括因为政策的影响、行业的变化,以及对公司未来预期的改变造成的基本面变化,这些方面都是我选取投资标的的标准。”

  回顾2008年以来,嘉实服务增值的管理过程,陈勤表示一直恪守“积极管理”的方式,某些长期持有的个股,只是因为其“中长期的价值还可以再挖掘”。陈勤强调,“不能以持有时间来作为判断是否坚持价值投资的标准。”

  其次,为基金管理设置合理的目标。陈勤表示,自己偏好追求长期稳定的投资业绩,“希望做恒星而不是流星”,陈勤透露,自己的目标是争取做到每年进入行业前四分之一。当投资标的已实现价值回归即估值已经或即将超出合理范围应当减持,去寻找具备更好风险收益比的投资标的,而不是被主观的好恶主导;

  再次,以小团队的形式运作。作为嘉实相对价值小组的负责人,陈勤强调团队合作对于挖掘个股的帮助。尽管嘉实服务增值的规模较大,但小团队的高效运作让陈勤依然游刃有余。

  在相对价值小组里,一方面团队成员会对市场的研读、对行业的配置能有一个充分的沟通和探讨;另一方面,投资组合里有核心持仓和非核心持仓,对于核心持仓来讲,一个人能发现或者熟悉的股票可能也就10只或者20只,只占仓位的一定比例。

  陈勤表示,“如果小组里的每个人都跟踪一定数量的核心品种,我们之间又有一个互相信任和依赖的机制,那么对我来说就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去发现新的机会,为剩余的仓位提供超额收益。”

  最后,陈勤认为,基金经理时刻保持开放的心态,持续在实践中学习,对于基金的持续业绩表现亦有重要影响。
  基金网声明:基金网转载上述内容,不表明证实其描述,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收藏到 博采 百度】【推荐】【打印】【 】【关闭
我来说两句
---------------------------------------------------------------------------------------------
本站所有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法律声明,风险自负
《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闽 B2-20050010 号
《电子公告服务许可证》编号:闽通信互联网 [2008]1 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1310422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编号:(闽)字第091号
证券资讯提供:福建天信投资咨询顾问有限公司 [证书:ZX0151]
Copyright © 2003-2018 福建中金在线网络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