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帮助 |我要推广 Apple iosAndroid手机网 移动中金 注册 忘记密码? 登录 我的中金:

06月16日基金网特邀凯石金融桑柳玉老师做客中金在线路演中心与网友进行交流,欢迎各位网友登录http://roadshow.cnfol.com/show/19437踊跃参与。

传奇医药产业记者8年蜕变成医药基金经理
手机免费访问 www.cnfol.com  2014年01月20日 16:39 中国证券报-中证网 江沂
  
倪文昊,国投瑞银医疗保健行业灵活配置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拟任基金经理。中国药科大学学士,9年证券从业经历,曾任平安证券有限责任公司研究员,国泰君安证券有限责任公司研究员,2009年7月加入国投瑞银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研究部,任行业研究员、基金经理助理。2012年10月9日起任国投瑞银中证下游消费与服务产业指数基金的基金经理,2013年5月11日起兼任国投瑞银核心企业股票基金的基金经理。


  倪文昊,国投瑞银医疗保健行业灵活配置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拟任基金经理。中国药科大学学士,9年证券从业经历,曾任平安证券有限责任公司研究员,国泰君安证券有限责任公司研究员,2009年7月加入国投瑞银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研究部,任行业研究员、基金经理助理。2012年10月9日起任国投瑞银中证下游消费与服务产业指数基金的基金经理,2013年5月11日起兼任国投瑞银核心企业股票基金的基金经理。

  倪文昊 我待医药如初恋

  □本报记者 江沂

  从医药产业记者蜕变成医药基金经理,需要怎样的一个过程?国投瑞银医疗保健拟任基金经理倪文昊用了8年来体验。2005年,他在A股黎明前的黑夜进入金融行业,经历了券商、基金医药研究员生涯的千锤百炼,也经历了医药板块从默默无闻到炙手可热,许多小市值股票成长为基金重仓股的旅程。“医药虐我千百遍,我待医药如初恋”,对医药行业的痴心不改让他一直保持记者的敏锐,并走在寻找下一只牛股的路上。

  保持记者式的敏感

  “大学毕业时,我是同学中的另类,他们大部分到医药企业工作,而我却做了记者。”2003年,从中国药科大学毕业之后,倪文昊进入《医药经济报》。这是一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南方医药经济研究所创办的报纸,也是国内最初聚焦医药产业经济的媒体。记者的工作令他接触的行业面要比同学更广,做记者的前两年,倪文昊做过数十个国内大型医药企业总经理、董事长的专访,也曾独闯广交会医药展馆,了解医药进出口形势,同时参与当时国家药监局每年的内部会议,了解国内医药行业政策面的新动向。南方医药研究所也是国内最早从事药品市场监测的研究机构,“依托南方所的数据,我们的新闻报道更接医药行业的‘地气’,不仅有事件性报道,也有很多针对行业问题的研究性稿件。”实际上,这也是他做研究的开始。

  在南方所,倪文昊慢慢将目光集中到一个焦点:原料药。当时中国的原料药生产已经驰名世界,但国内外原料药价格、药企生产格局、环保政策的变动,导致原料药行业瞬息万变。“后来我发觉自己对国际原料药、中间体的价格特别敏感,当时即与原料药企业主、一线员工互动非常频繁。正好报社鼓励记者开设专栏,我就自告奋勇每周写一篇原料药评论稿。当时正值中国原料药企业国际市场份额快速提升的前夜,定期的专栏虽然压力很大,却也逼着我时刻紧跟原料药价格的变动,对原料药板块的认识也深入了许多。”当年他在做记者期间关注的很多原料药企业如华海药业、海正药业、鑫富药业、浙江医药后来均成长为市场赫赫有名的大市值公司。

  2005年年底,在A股跌破千点以下时,倪文昊进入证券公司正式从事医药研究。“入行后有一个艰难的适应过程。以政策解读为例,新闻报道总是高屋建瓴,但证券研究始终必须落到哪些上市公司将有利好或利空、影响程度有多少上面。”他对原料药的热爱却没有改变,至今他记得当年耗尽心血写成的一篇深度报告。“我先是取得了医药进出口监测网的数据,后来又自己坐车到浙江,到原料药生产企业集聚的小镇,与几家上市药企的生产负责人聊了很长时间。对我最关注的那家上市公司,那一年我前前后后跑了8趟。回来之后几易其稿,将我自己对原料药行业、对上市公司的分析详尽地写了出来。”报告出来之后,有家上市公司的董秘非常震惊,几次旁敲侧击,“你是从哪里拿到这些东西的?你怎么知道这么多?”从此对这个记者出身的小研究员不再轻视。

  2008年以后,很多民营医药企业陆续上市,其中不少属于细分行业龙头,市值也非常小,事实上,当年的机构对医药板块的配置也大多集中在大市值的白马股,小市值民营企业大多被券商研究员所忽视,认为“不入流”, 而倪文昊却从中挖掘出一只“十倍股”。“我当时持续跟踪过一个刚刚上市的医疗器械生产企业,经过深思熟虑,做出推荐评级,但深度报告发布时,公司内部存在很大争议,认为这家企业主要产品是制氧机,技术含量不高,不值得推荐。”倪文昊力陈看好的理由,“有人造飞机,有人卖肯德基,你能说卖肯德基就赚不了钱吗?”他看好的是这家民营企业细分龙头的发展潜力,以及上市之后对上游、下游医疗器械企业的整合能力。事实证明,这家企业上市之后发展迅速,股价涨幅超过10倍,市值从4.3亿元增加到138.9亿元,如今,这家药企早已进入机构的重仓股名单。

  “自2007年开始,医药股每年都诞生黑马。作为研究员,能够在大家未关注或是不看好的个股里找到好标的,等待它们逐渐被市场所认同,是一件非常过瘾的事情。”经过近8年研究员生涯的磨砺,倪文昊的兴趣点不再局限于原料药,而是将目光放到整个医药产业链。但当他与别人谈起感兴趣的医药股时,依然语速加快,两眼放光,他的热情与笃定往往是说服别人的利器。公开数据显示,在他2009年加入国投瑞银之后,公司在片仔癀、华兰生物、信立泰等上市企业多有斩获。

  医药板块仍是牛股土壤

  实际上,即便是从事医药行业研究工作多年的人,也很难预料到医药行业的飞速发展。“刚入行的时候,销售过亿的药品,就是全国知名的大品种,而现在,销量过5亿的品种也已不在少数,很多医药上市公司的销售收入早就过了10亿大关。回过头来看,医改给药品市场带来持续快速的需求增长,而优秀的医药企业借上市之机迅速做大,不仅实现了内涵式增长,也通过并购、整合,进行着外涵式增长。”倪文昊说。5年来,上证综指萎靡不振,医药板块却表现抢眼。统计显示,目前医药板块市值接近1.5万亿元,5年间增长了1.15万亿元,增幅达到339%,而同期A股市场整体市值增幅仅为81%。从市场表现来看,医药板块显示出短跑、长跑皆擅长的特性。Wind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1月16日,申万医药生物指数过去1年、5年、10年分别跑赢上证综指40、148和386个百分点。医药板块内部牛股辈出,有相当部分个股股价已经远超2007年,在投资界看来,这不再是一个小行业,而是一个必须超配的重要行业。

  “有人问我,既然医药行业每年的增长都这么好,那买被动的医药指数基金不就可以吗?的确,被动的医药指数基金也能带来不错的收益,但主动配置做得好,带来的收益更为可观。”倪文昊说。他认为,目前的医药板块共分6个子行业,各个行业的特点不一,投资时钟也各不相同,主动化的投资可以根据投资时钟在各个子行业之间做动态选择,效果也就更不一样。另外,医药指数基金成份股都是大市值的医药企业,买入指数基金,也就错过了一些成长性绝佳的小市值医药股。

  在他看来,未来的医药板块仍是诞生大牛股的土壤:“2012版基药目录公布时,提出将明确二三级医院基药比例,同时要求二级以上医疗机构将逐步全面配备、优先使用基本药物,增加基本药物的使用数量和销售金额,同时提高基本药物报销比例。此前有些省份已经出台相关政策,比如山东规定二级医院使用比例不低于35%,三级医院不低于17%。如果后续其他省份跟进,基药市场将由目前的800亿元左右增加到2000亿元。在此背景下,具备优势品种、具有创新能力以及基层销售能力的公司是投资的首选。”倪文昊介绍,2014年,多个省份将进行基药招标,预计通过招标,新品种会进入放量期,而医药行业是新产品推动的行业,他未来也将重点关注受益招标放量的公司。

  在非药品类,倪文昊对医药消费品龙头企业也十分看好,器械和诊断试剂行业近年来增速超过20%,较医药行业增长更快。美国的医疗器械产值占医药行业整体的40%,而我国只占15%,由此看来,国内这类企业发展潜力很大,更重要的是,这些子行业不受药品降价影响,政策性波动更小。

  淘金医疗并购元年

  在采访中,倪文昊还提到近期一次印象深刻的调研。当他到达京城一家刚刚登陆港股的民营医院集团总部调研时,公司董秘抱歉地说,不好意思,没座了,这时他才发现,小小的会议室里,挤满了近百名医药研究员、基金经理,大家都对这家企业充满了兴趣。“这让我对医疗概念股充满信心。”倪文昊透露,2014年,他最看好的医药子行业是医疗服务。“在中国卫生开支构成中,医疗收入大约占60%,药品占40%,但医药行业6个子板块中,医疗占比仅2.1%,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中国的公立医院完全没有资产证券化,2014年将是医疗行业全面市场化推进的元年,也是其投资机会迸发的元年,参照台湾当年引入民营资本进入医疗行业时的情况,这一块留给市场的想象空间将非常大。而医疗服务也是政策确定性利好的子行业,国务院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的若干意见以及三中全会决议中,均提出要大力发展医疗服务业,社会化办医将获得政策的大力扶持。”倪文昊说。

  但在A股市场上,医疗概念股可选标的并不多,尤其是对于机构投资者而言,少数的几个标的,如何能够满足资金的配置需求呢?倪文昊认为,上市公司可以通过并购、整合等外延式增长来参与医疗服务行业,目前已有医药上市企业宣布医疗服务是公司战略方向,不断收购医院,也有上市公司正在重组收购医院,打造区域医疗集团。“未来我们将重点关注两类企业:一是已经公告进行并购或重组,实现跨越式发展的公司;一类是具备并购整合能力,加快增长的公司。”他认为,医药行业以中小企业为主,并购活跃。未来在医疗服务板块,并购将带来无限的遐想。

  对于医药行业未来几年发展的走向,倪文昊指出,最大决定因素是医改背景下政府“多出钱、严监管”。在他看来,本轮医改所要解决的最大问题,在于逐步还原福利化,不断提高保健领域的公平性和可及性。实现路径在于政府加大出资力度,置换出部分个人现金支出,给予全体人群以基本的医疗保障。而在加大出资力度的同时,势必会加强政府对于整个医药健康领域的监管力度,并体现在药品价格、药品流通、医疗机构处方权控制、医疗机构收支管理等各个领域,这将是决定未来几年医药行业走向的另一重要决定因素。
  基金网声明:基金网转载上述内容,不表明证实其描述,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收藏到 博采 百度】【推荐】【打印】【 】【关闭
我来说两句
---------------------------------------------------------------------------------------------
本站所有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法律声明,风险自负
《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闽 B2-20050010 号
《电子公告服务许可证》编号:闽通信互联网 [2008]1 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1310422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编号:(闽)字第091号
证券资讯提供:福建天信投资咨询顾问有限公司 [证书:ZX0151]
Copyright © 2003-2017 福建中金在线网络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