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帮助 |我要推广 Apple iosAndroid手机网 移动中金 注册 忘记密码? 登录 我的中金:

06月16日基金网特邀凯石金融桑柳玉老师做客中金在线路演中心与网友进行交流,欢迎各位网友登录http://roadshow.cnfol.com/show/19437踊跃参与。

高盛铝价操控事件发酵 香港联交所被拖入漩涡
  摘要: 由于受到监管加强和原材料业务利润下降的冲击,华尔街各大投行正在收缩各自大宗商品部门的规模。

  本报记者 叶青 北京报道

  高盛铝价操控事件正在持续发酵,香港联交所和旗下的伦敦金属交易所(LME)也被卷入其中。

  8月5日香港联合交易所在其网站声明,LME和高盛已作为共同被告人被起诉。联交所称,这份诉讼指其有“涉及铝价的仓储市场的反竞争和垄断行为”,LME管理层在初步评估后认为,该诉讼没有法律依据,LME将采三极申诉措施。

  美国官方也对华尔街投行的金属仓储开始着手调查,特别是7月24日两位熟悉内情的消息人士称,美国司法部已经向至少两家拥有仓储业务的公司发送了质询信函,以调查其运作情况。由于受到监管加强和原材料业务利润下降的冲击,华尔街各大投行正在收缩各自大宗商品部门的规模,摩根大通已经表示正考虑退出实物大宗商品交易业务。一场全球大宗商品的监管风暴正从华尔街刮起,华尔街金融巨头控制交割仓库和物流,操纵大宗商品价格的黑幕开始揭开,利益受到最大损害的是中国的有色金属加工企业和消费者,但截至目前,没有一家中国公司起诉索赔,挑战华尔街的是美国密歇根州的一家铝型材公司。 

  美联储出手清理通胀诱因

  近年来,美联储对于华尔街的管控越来越严。银河期货首席宏观经济顾问付鹏认为,其原因是由于金融危机后,纳税人对于华尔街怨恨颇多,从“占领华尔街”运动就能看出其内在的矛盾有多深。近年来,美联储一直在不断地加强监管并且对衍生品进行去杠杆化操作。

  不过这次针对现货监管趋严,付鹏认为其本质还是因为美国经济已经进入复苏期,以及中国经济增速减缓。以前华尔街可以通过量化宽松等手段把溢价输送到国外,而现在却逐渐影响到了很多美国的实体企业。因此,对外的溢价绝对不能够转到对内来,于是让位于美国国内的实体经济发展的大方向,不能出现华尔街吃美国企业的利润这样荒唐的事情。

  也有分析人士认为,美联储要为美国的就业和通胀负责,华尔街操纵大宗商品价格会威胁到通货膨胀,削弱量化宽松政策的效果,因此,美联储对限制和监管华尔街操纵大宗商品定价很积极。

  当然,美联储仍然是华尔街金融利益集团的忠实代表,特别是在过去4年里,华尔街从奥巴马身上得到了很多好处,如大规模的救助金、未得到完全落实的监管改革措施及利率维持在历史低点。不过,由于金融危机后华尔街爆发的丑闻不断,摩根大通曝出巨亏事件引发金融市场动荡,近期不断发酵的高盛操控铝价事件促使奥巴马政府加强大宗商品现货仓储的监管。

  金顶集团研究中心经理聂鼎认为,美联储一系列举动或许是为QE退出做准备,降低大宗商品市场巨幅波动对实体经济的影响。退出QE无疑会对这些寡头的资产负债表产生明显的影响,而华尔街寡头为了应对金融环境的变化,会在自己控制的资产范围内作出调整。如果铝价等金属的价格被金融寡头操纵,那么,这些金属的价格出现大幅波动是情理之中的。为此,美联储未雨绸缪,调查华尔街金融巨头的金属仓储业务,实际上也是推动华尔街大宗商品业务提前去金融化,降低杠杆,防止资产价格波动风险。

  高盛——顶级狩猎者

  8月6日,工业顾问联盟公司(Coalition Ltd)公布的数据显示,十大投资银行今年上半年的大宗商品收入减少25%,迈向逾5年来最差的年度表现。

  该公司的分析报告认为,相对而言,电力、天然气减幅最大,主要是由于客户活动减少,价格波动不足造成。同时,监管单位的规定更严格,加上大宗商品收入减少,使得银行正在考虑是否要退出大宗商品的交易业务。随着美国官方对华尔街金属仓储开始着手调查,各种关于华尔街金属仓储的黑幕将不断浮出水面。其中,高盛被指操控铝价案件最为引人注目。

  银河期货高级宏观分析师柳瑾认为,多年以来高盛和摩根大通等顶级金融机构都因为操纵大宗商品价格饱受非议,更何况铝是全球使用范围仅次于钢的第二广泛的金属。铝的大庄家并不是美国铝业、俄罗斯铝业这样的全球铝生产商,而是高盛、摩根大通、德意志银行这样的顶级投行,还有嘉能可和托克这样的顶级大宗商品贸易商。他们的业务涉及从矿山公司的股份,到铝材贸易、投机交易、铝交割仓库,到LME大股东全产业链的布局,这与铜等其他有色金属的布局是完全一样的。

  大宗商品链条上的金融猎手获利模式大概是这样的:通过参与矿山的股份获得供需的第一手信息,以此参与铝材贸易获得第一层利润;然后,再通过控制的交易所和交割仓库来获取日常经营的第二层股东利润,当参与期货交易的铝买方,比如波音和可口可乐公司等建立铝的多头头寸准备交割后,通过交割库延期等造成无法交割、库存过剩的现象,进而为其投机交易获得盈利机会,稳稳地获得了第三层利润。

  然而在多德-弗兰克法案实施后,大宗商品的资金已经逐渐流出,今后大宗商品包括铝在内的有色金属等波动率将逐步降低。因此,高盛等金融机构已经在考虑出售其仓储业务,逐步退出这个未来不会有更大利润的行业。而敲在此时,中国的港交所获准购买LME交易所,那么之前高盛等犯下的事,自然也把联交所拖入了漩涡。

  解密华尔街“操纵机制”

  2013年5月,美国政府调查机构发现,摩根大通设计了“操纵机制”将“亏损的电厂转变成利润中心”;但该公司一位资深高管在宣誓后给出了“虚假和有误导性的陈述”。2013年7月,美国联邦能源监管委员会首次公布其指控摩根大通操控电力市场的内容。指控称,2010年至2011年期间,摩根大通涉嫌在加州和中西部,通过8种交易策略不正当地从电力运营商获取过度支付费用。

  记者了解到,不仅摩根大通参与过电力头寸的交易,最早时安然集团、高盛也参与过;华尔街投行通过金融的手段参与各种形式的操控案件,只要价格存在波动就会给他们带来滚滚利润,一旦能够对价格进行操纵带来的更是超额利润。付鹏分析认为,更直接的案例是高盛给深南电做的衍生产品的合同,其实就是控制着现货,再和客户做场外市场的对赌,进而赚取利润;就高盛操控铝价案来说,高盛就是通过把持着仓储、出库的制度、放货的速度,然后来赚取隔夜仓储费用。同时由于这样可控制供应,因此会导致现货升水的扭曲,导致提货的时候虽然是买的期货点价,却要支付升水给交割方,其实控制的不是价格,而是交易结构。

  按照LME的现行规则,其核准的仓库每天的出货量有限制。相关的仓储企业每天需完成最低出货量。于是,高盛的交易性铝就在不同的仓库之间倒来倒去。比如,超过90万吨的铝仓库最低出库量为3000吨,未超过90万吨的仅需1500吨;上述规则造成了供货瓶颈,买家为了提到货要排队很久,有的甚至超过1年。

  聂鼎认为,由于漫长的排队等货,让很多买家不得不绕开LME的库存系统,直接找生产企业以更高的溢价购买。最终的结果是,尽管LME库存充足,但购买立即交付的铜、铝等所需付出的溢价已飙升至创纪录高位。然而,除了买家,仓储企业和金属生产商们似乎都乐于看到这样的状况。对高盛等拥有仓库的企业来说,有库存就意味着有租金收入,交货拖得越久,收租就越多。
  基金网声明:基金网转载上述内容,不表明证实其描述,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收藏到 博采 百度】【推荐】【打印】【 】【关闭
我来说两句
---------------------------------------------------------------------------------------------
本站所有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法律声明,风险自负
《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闽 B2-20050010 号
《电子公告服务许可证》编号:闽通信互联网 [2008]1 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1310422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编号:(闽)字第091号
证券资讯提供:福建天信投资咨询顾问有限公司 [证书:ZX0151]
Copyright © 2003-2018 福建中金在线网络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