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帮助 |我要推广 Apple iosAndroid手机网 移动中金 注册 忘记密码? 登录 我的中金:

06月16日基金网特邀凯石金融桑柳玉老师做客中金在线路演中心与网友进行交流,欢迎各位网友登录http://roadshow.cnfol.com/show/19437踊跃参与。

曹妃甸背负巨额利息:睁开眼闭上眼几千万就没了
  每经记者 彭斐 发自河北曹妃甸

  编者按

  

  曹妃甸,一个位于滦河三角洲西面最古老的区域,如今正在地方债的阴影下艰难前行。10年来,原来涨潮时只有4平方公里的沙岛,累计填海造陆超过230平方公里,总投资超过3000亿元,高峰时期号称日均投资4亿元。

  然而,曹妃甸区一位领导在近期某次招商大会上透露,如今曹妃甸区每天要还的利息在1000万元左右,这一数字在曹妃甸工业区招商局内部人士处得到了证实。不过,《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多日的调查中,多位曹妃甸区政府及商界人士,对曹妃甸的发展前景一致看好。在他们看来,曹妃甸当前发展所遇到的问题,更多是受经济不景气大环境影响,一旦经济形势好转,将曹妃甸打造成为河北沿海增长极上“皇冠”的愿景,将会成为现实。

  

  曹妃甸每天支付利息达千万

  

  

  

  2012年,国务院批准曹妃甸工业区、曹妃甸国际生态城以及南堡开发区、唐海县合并成曹妃甸区。作为老唐海人,将产业聚集的曹妃甸工业区称作曹妃甸,或许在今后仍将长时间延续。

  

  

  

  在当地的招商手册上,曹妃甸被期望打造成为河北沿海增长极上的“皇冠”。然而,这个一度被称为“中国最大的单体工地”,正陷入一场前所未有的资金危机。

  缺钱致多项工程施工逾期

  现代化建筑被施工的塔吊和大片的荒地所围绕,这样的场景,在曹妃甸工业区随处可见。

  唐山曹妃甸二十二冶工程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二十二冶)办公地址正设立于此,事实上,除二十二冶,包括中国建筑、中国新兴、中国铁建等建筑类央企,在曹妃甸均有施工项目。

  然而,即使央企施工亦不在少数,但他们却面临着与私人工程队同样的窘境——缺钱。用他们的话讲,因为钱在此已“进退两难”。

  唐山某工程队负责人许广军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道:“曹妃甸的活儿是有,但是没钱,谁还敢再接?”

  “现在都等着资金,到一部分(钱)做一部分(工程),还是资金不到位。”二十二冶办公室顾姓主任表示:目前二十二冶在曹妃甸的在建项目有两三个,其他大部分都停了。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取的一组相关数据显示:自2003年截至目前,曹妃甸区已累计实施亿元以上项目352个,总投资5611.2亿元,其中在建项目217个,总投资2831.1亿元。

  “现在的工程量,相比前三年少很多,从设备这块就能看出来,仅挖掘机方面就少了一多半的量。”唐钢集团焊管工程项目施工的刘姓人士称。

  在实地走访中,本报记者注意到,即使自今年6月份以来复工项目逐渐增多,但施工逾期亦是普遍现象。

  以二十二冶承建的曹妃甸环保产业园工程为例,该工程2009年10月开工,竣工日期为2010年12月。

  “计划是2010年竣工,实际在2011年底停的。”二十二冶项目部安全质量管理部门潘姓人士表示,该项目投资了10多亿元。时至今日,该工程在经历约一年半的停工后,于近期复工,潘姓人士称,“规划图中的6组钢结构,从2008年就在那了,但到现在也没继续施工。”

  此外,即使在曹妃甸工业区中心地带的临港商务区,虽是工业区政府、金融、商业机构的聚集地,但工程逾期现象亦同样存在。

  在工业区管委会以东约200米的曹妃酒店工程,计划竣工日期为2012年11月19日,但至今仍处于施工阶段。负责该工程施工的一位江苏建工集团人士表示,同曹妃甸的其他工程一样,影响工期的主要原因,还是资金到位不及时。

  此前,许广军曾在曹妃甸经营多年,在他看来,自从2012年下半年起,曹妃甸工业区的项目因缺钱开始陆续出现停工迹象。

  曹妃甸投资负债近7成

  与国内几乎所有的新区开发类似,曹妃甸开发亦采取借贷负债开发,其模式则是大同小异的 “管委会+融资平台”。目前,曹妃甸主要的融资平台有唐山曹妃甸发展投资集团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曹妃甸投资)、曹妃甸控股有限公司等。

  曹妃甸投资成立于2007年7月,是曹妃甸工业区国资办出资成立的国有独资公司,主要肩负着曹妃甸工业区基础设施建设投融资及城市运营职能。

  宋伟(化名)供职于曹妃甸工业区某金融机构,在他看来,“随着面铺得越来越大,曹妃甸投资资金链已经开始吃不消了。”

  事实上,前述曹妃甸环保产业园、曹妃甸酒店项目,其工程投资方即是曹妃甸投资,但从施工进度来看,均已逾期。以曹妃甸环保产业园为例,上述潘姓人士介绍,项目离收尾还远,当时建了三分之一就停了,北面有个酒店还没开始建。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取的招标公告显示,该项工程的建设资金来源为业主自筹和银行贷款。在招标业主一栏,注明为唐山曹妃甸发展投资集团有限公司。

  曹妃甸环保产业园项目,只是曹妃甸投资资金压力的一个代表,而从公司今年任务来看,曹妃甸投资或将面临更大的资金压力。

  5月下旬,曹妃甸投资工程建设管理中心的数据显示,2013年曹妃甸投资共负责急需必保项目32项,项目总投资61.91亿元,其中新开项目2项,续建项目30项,截至目前已完成5项,石化路网一期及甸头立交桥等14个项目已完成总工程量85%。

  在宋伟看来,因为资金链吃紧,曹妃甸投资不得不背负巨额利息,

  “睁开眼,再闭上眼,几百万就没了”。据曹妃甸投资资本市场部人士透露,公司目前每年需要支付的利息为12亿元。以此计算,公司每天就需支付328.77万元。

  此外,曹妃甸投资的负债率已接近7成。该人士还透露,截至6月底,公司资产总额为910亿元,负债率为68%。以此计算,曹妃甸投资负债额大约为618.8亿元。值得注意的是,截至2011年11月底,曹妃甸投资从各金融机构贷款总额为459.13亿元。

  对于当前负债程度,上述曹妃甸投资资本市场部人士表示,负债处于一个合理水平,在可控范围之内。

  不过,宋伟并不认为68%是曹妃甸投资的真实负债率,他说,曹妃甸投资近年来一直在通过整合甩包袱,在曹妃甸工业区,只要是个小公司,都会与曹妃甸投资有点关系。

  而曹妃甸的资金投入主要用于两个方面,一是基础设施投入;二是产业集聚投入。

  曹妃甸区政府外宣办的资料显示,在基础设施投入方面,投入超过千亿元,由政府和企业共同参与;产业集聚投入的2000亿元,则全部由业主投入。其中,在基础设施投入方面,政府利用非政府资金来进行非经营性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的BT(Build和Transfer缩写形式)模式,曾是曹妃甸引以为傲的金融创新。

  然而,在风风火火的开头之后,曹妃甸多个BT项目迎来的却是招标后无人投标、中标后无人施工的局面。

  曹妃甸区外宣局提供的资料表示,曹妃甸的开发建设需要从零开始,政府必须先期投入、搭建平台,举债开发在“情理”之中。对此,曹妃甸工业区金融办相关人士认为,曹妃甸的债务在可控范围之内。

  然而,对于曹妃甸投资及曹妃甸的真实负债,宋伟直言,“外界不得而知,但资金紧张,还款压力大却是有目共睹。”

  还本付息压力增大

  债务是曹妃甸区建设中不可逾越的鸿沟,该区一位领导在近期某次招商大会上透露,如今曹妃甸区每天要还的利息在1000万元左右。

  对于该数字的准确性,《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通过相关渠道,从曹妃甸工业区招商局内部人士处得到了证实。在与该人士的交流中,他透露,不知道政府是怎么核算的,但曹妃甸区政府及企业目前每天要支付的利息超过1000万元。

  在宋伟看来,缺乏资金,项目就可能出现烂尾。更进一步看,与资金缺乏相伴而生的问题是,随着债务规模不断高涨,还本付息压力日益增大。

  事实上,从2003年至今,曹妃甸正逐步进入债务还本付息高峰期。

  曹妃甸区政府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提供的数据显示,曹妃甸工业区管理单位全部贷款余额为390.6亿元。按照贷款合同约定,到2024年贷款全部到期,共计产生贷款利息101.2亿元。另按照政府数据,自2013年起到2014年,曹妃甸工业区管理单位全部贷款所产生利息每年平均不到10亿元。

  不过,记者在曹妃甸工业区调查获悉,仅曹妃甸投资一家,每年所应支付的利息,即达到12亿元。

  曹妃甸新区外宣局向记者提供的数据显示,自2003年以来至今的10年中,曹妃甸共完成了千亿元的基础建设投资。在资金的来源端,曹妃甸的融资平台通过多元化融资渠道的方式变相举债;在资金的使用端,平台公司则开始大量通过BT(建设-回购)方式,转移资金压力。

  唐山市银监局去年的一份调研报告中承认,曹妃甸的“平台贷款风险较为集中”。该报告披露,曹妃甸新区目前正处于建设阶段,建设项目融资多以平台公司为承贷主体。

  风险之下,2011年曹妃甸新区新增贷款已同比减少69亿元,一些银行业金融机构贷款存量缩减。这直接导致曹妃甸资金紧张。

  为此,河北省政府和唐山市政府带头表态给予资金支持:从2012年起,河北省连续3年每年给予曹妃甸30亿元资金支持10亿元贴息,20亿元周转资金,唐山市每年给予15亿元支持。

  对于巨额的银行债务,曹妃甸是否会因陷入债务危机而 “倒下”?曹妃甸区政府给出了否定答复,并称,到2016年,曹妃甸工业区可实现资金收支平衡并步入良性循环。

  宋伟供职于曹妃甸工业区某金融机构,在他看来,千亿元级的天量投资,对曹妃甸“注资-负债-再注资”的循环模式,显然难以支撑。

  “牵手”滨海新区曹妃甸寄望布局大调整

  在方兴未艾的“飞地经济”浪潮中,曹妃甸曾因其“向海要地”的便捷,成为各方垂青之处。然而,《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日前在曹妃甸调查时看到,当年曹妃甸工业区,已经风光不再。

  在一位到曹妃甸投资的民营企业界人士看来,曹妃甸的前景仍被看好,但只是面铺得过大,同时也与临近的滨海新区暗中较劲。此外,一位已经离开曹妃甸的人士表示,如果区域发展有一个大的布局调整,曹妃甸还是有希望的。 每经记者 彭斐 发自河北曹妃甸

  “早产”的生态城

  原本作为工业区配套生活城区而规划的曹妃甸国际生态城,如今一片空寂场景。在生态城旁的曹妃甸工业区的临港商务区,一块大荧幕上播放着曹妃甸区的宣传片。曹妃甸工业区是一个钢铁、石化、电力、装备制造等产业链成熟的顶级工业区,而国际生态城则是个充满了现代气息的、人头攒动的宜居城区。

  根据《唐山曹妃甸国际生态城概念性总体规划》,2008年至2010年为生态城基础设施和起步区建设阶段,起步区规划面积12平方公里,形成6万人左右的人口规模;中期 (2011~2020年)要形成80万人左右的规模;而远期(2020年以后)则要形成200万人口、150平方公里面积的城市规模。

  2012年曹妃甸新区成立,包括曹妃甸工业区、曹妃甸国际生态城、南堡开发区以及唐海县。但扩容后的曹妃甸区总人口亦只有26万人。

  而生态城内的景象也不容乐观。早在2009年前后就开始施工的生态城科教园区,如今的施工状态并非想象中的如火如荼。

  韩松伟在曹妃甸工业区某地产项目任销售部经理,在他看来,生态城建得太早,而且太远了。

  来自天津的“威胁”

  按照韩松伟的观点,国际生态城定位是居住区,但来曹妃甸90%以上的人,是来投资赚钱的,“连腰包都没赚满,谁去你这儿安居乐业?”

  事实上,对比仅仅几十公里之外的发展快速的天津滨海新区,这样的现状让身处曹妃甸的人难免很失落。

  在地理位置上,曹妃甸与滨海新区同处渤海湾。相距仅38海里的天津滨海新区,一直是曹妃甸从建立之初就不能回避的问题。

  在一位曹妃甸工业区管委会人士看来,如何处理与滨海新区的产业关系,涉及曹妃甸未来的发展方向。

  曹妃甸与天津不仅相隔如此之近,其依托的资源港口、石油更是雷同,甚至瞄准的产业结构也都偏重化工,迎头相撞似乎不可避免。

  “当然更希望做合作伙伴,而不是对手。”在一位曹妃甸区接近政府的人士看来,更多时候,曹妃甸与天津则是心照不宣、私下较劲儿。

  “好几个项目,本身是落户到曹妃甸的,让滨海新区给争走了。”上述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

  曹妃甸工业区一位民营企业人士甚至直言,曹妃甸的尴尬在于,不管企业也好,政府官员也好,所有人都把这里当做一个跳板。

  对于曹妃甸区的投资促进政策,一位民营企业董事长如是调侃:“年三十晚上打个兔子,有它过年,没它也过年。”

  而曹妃甸的现状,受访者虽在“败于形势”还是“败于决策”上存在争议,但几乎都认为,曹妃甸的失败某种程度上是“败于天津”。一位唐山市官员亦表示,相较于天津一年几千亿元的投资,如果挪几百亿元的小头给曹妃甸,曹妃甸就不至于落到今天这般田地。

  而前来参观考察的院士、专家就曾告诫,“曹妃甸太大了,你控制不了这个大盘子。”

  曹妃甸区政府提供的数据显示,今年1~6月份,曹妃甸区固定资产投资完成401.5亿元,同比增长28.4%,其中,曹妃甸工业区完成274.1亿元,同比增长39%。

  让曹妃甸区尴尬的是,仅在今年一季度,天津滨海新区就完成固定资产投资902.6亿元,同比增长18.4%。其中,21个总投资亿元以上的大项目竣工,44个新项目开工,558个在建项目稳步推进,24个新签约项目意向投资额约155亿元,固定资产投资实现平稳开局。

  韩松伟认为,曹妃甸最早犯的一个错误,就是把面铺的太大,当初只要专心发展港口、炼化、物流就足够了,现在的生态城,就是这个错误的典型作品。

  寄希望于布局调整

  十年时间,曹妃甸,这个曾经不足4平方公里的带状沙岛,在数千亿元资金的强劲推动下,变成了如今管辖 “两区一县一城”(曹妃甸工业区、南堡开发区、唐海县和唐山湾生态城)的曹妃甸新区,规划面积达1943.72平方公里。目前,曹妃甸新区的面积,相当于两个香港、三个新加坡。而恰恰正是这个庞大的体量,造成了曹妃甸当下的困境。

  如今,在曹妃甸,拖延工期成了普遍状况,其中,在钢铁电力园区、中日生态园等多个园区,工期超时的现象十分普遍,缺钱并不是唯一原因。

  曹妃甸工业区一位民营企业人士向记者透露,包括中石化、中粮等都在拖延工期,而原因则是因为相关政府配套并不完善。

  至于目前冷清的国际生态城未来应如何发展,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孟延春认为,国际生态城要想早日形成气候,需要政府投入很大的资金来创造基础条件和吸引企业资金的进入。

  今年5月11日,曹妃甸区甚至印发了 《唐山市曹妃甸区招商引资攻坚活动的实施方案》,其中要求全区各级领导都要拿出主要精力跑项目、引项目,各单位拿出一半人员进行招商工作。在该实施方案中,曹妃甸区给工业园下属的各个园区定的目标是:2013年各引进10亿元以上项目3至5个。

  而在1月27日,曹妃甸区区长杨洁表示,曹妃甸区坚持重点先行,保重大项目,今年安排亿元以上项目202项,计划总投资3789.4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针对曹妃甸建设,2012年河北省委省政府曾提出要“一年初见成效、三年大见成效”。

  “今年是曹妃甸建设能否大见成效的重要一年。”杨洁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介绍,曹妃甸将狠抓项目建设,紧盯重点项目。

  在2012年初,河北省委一名领导就在唐山表示过,曹妃甸的问题在于新区滚动发展乏力、投产项目少、税收优惠多,自身发展缺乏有力的财源支持。

  对于曹妃甸区应如何走出当前困境,一位已经离开曹妃甸的人士表示,如果区域发展有一个大的布局调整,曹妃甸还是有希望的。在该人士看来,曹妃甸最终能否起来,在于国家是否能把它放到首都经济圈区域一体化战略的一个合适的位置去做。

  8月1日,当《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投资者身份,与曹妃甸工业区招商局人士交流时得到的消息是,曹妃甸与天津滨海新区已有初步合作意向,但具体细节,仍待高层商讨。(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基金网声明:基金网转载上述内容,不表明证实其描述,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收藏到 博采 百度】【推荐】【打印】【 】【关闭
我来说两句
---------------------------------------------------------------------------------------------
本站所有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法律声明,风险自负
《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闽 B2-20050010 号
《电子公告服务许可证》编号:闽通信互联网 [2008]1 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1310422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编号:(闽)字第091号
证券资讯提供:福建天信投资咨询顾问有限公司 [证书:ZX0151]
Copyright © 2003-2018 福建中金在线网络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X